第十八章,老板娘智脱虎口

  • 日期:07-27
  • 点击:(612)

通博bt娱乐官网

  大家决定用最笨的办法,走街串巷寻找仰。由于李夔开学去上课了,马大海则去了外地出差,大家不再分组,一起出动。李德彪和范俊丽带着塞吗一帮人开始挨家挨户询问。他们首先到了人流比较集中的菜市场。

  大家东问西问,没有找到任何线索。快走到菜市场出口的时候,大家忽然听见塞吗大喊了一声:“仰”李德彪赶紧回头看,见塞吗面对着一个卖烤红薯的人,表情非常激动。原来塞吗看见那个人长相跟仰一模一样,一时竟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是不停地喊着“仰仰”,烤红薯的并不理会塞吗,手忙脚乱地做自己的生意。塞吗向着他迈进,到了他身边时用颤抖的手抓住他的胳膊,继续用因激动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嗓音喊着“仰仰”。卖红薯的吓了一跳,摘下手上被炉火熏得黑乎乎的手套,想使劲挣脱塞吗。但塞吗死死抓住他的胳膊,再也不肯松开。

  李德彪看见塞吗抓着卖烤红薯的人嘴里不停地喊“仰仰”,也以为这人就是塞吗要找的首领,过来对烤红薯的人说:“尊敬的首领,你还是跟塞吗回去吧,你要知道他们找你找得有多苦。”烤红薯听不懂李德彪在说什么,感觉莫名其妙,以为碰上了几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家伙,一时不知所措。

  塞吗双手紧紧抓着那人的胳膊,生怕他跑掉。见那人听了自己的呼喊竟然无动于衷,塞吗以为首领仰受到了什么伤害得了健忘症,于是不停给那人讲部落里的事情,从罗罗娜湖讲到刘张氏,从黑哒的妻子生了龙凤胎讲到聪明活泼的小伙子得宁,讲到得宁的时候,塞吗的声音开始哽咽,塞吗告诉那人得宁被害的过程,塞吗知道,仰是很器重得宁的,有意培养他做部落里的最高长官。塞吗讲完了,却见那人除了一脸的惊恐和茫然,再无其他表情。塞吗不知道“首领”这是怎么了,肯定是得了什么毛病,心想一定要带他走,尽快给他治好,治好了他才能重新回到部落做部落的领袖。

  塞吗心急如焚,死命拉着那人的胳膊就走,那人一手拉住自己的烤红薯炉子,一边使劲要挣脱塞吗。李德彪此时虽有些疑惑,但看见塞吗的举动如此坚决,也确信这个烤红薯的就是塞吗要找的人,于是上前帮塞吗掰开那人拉着炉子的手。烤红薯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唯恐“首领”受了伤害,塞吗赶忙双手将他扶起。烤红薯的趁机挣脱塞吗,向前飞跑起来,他以为遇到了绑票的团伙,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报了警。李德彪听见那人报警的时候停下脚步并提醒塞吗有危险别追了,塞吗好不容易找着了“首领”,哪里再肯离开半步,塞吗一步不停跟在那人的后面追着,直到警察赶到将他摁倒在地,嘴里还是不停地喊着“仰仰”。李德彪本来可以跑掉的,但是他怕塞吗一个人遇到什么情况吃了亏,于是跟在塞吗的后面,本想暗中保护塞吗,但却没有逃过警察鹰一样的眼睛。他和塞吗一起被带回了警察署问话。警察根据烤红薯的人提供的情况,认定塞吗有犯罪倾向,而且塞吗没有居民证,警察怀疑他是化名的流窜犯,于是将他拘捕了。李德彪被认定为好心的旁观者,予以无罪释放。

  李德彪向警察极力辩白证明塞吗是无罪的,但警察只认证据,依照目前的他们掌握的情况,李德彪的说情无法证明塞吗的清白。李德彪只好先回家再说。

  范俊丽知道情况后赶紧去找警察署署长鞠彪,警察署长鞠彪是范俊丽的小学同学,早已对范俊丽垂涎三尺,每次老同学聚会鞠彪都会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接近范俊丽极尽谄媚,有时候还对她动手动脚,范俊丽不为所动并且很讨厌他,所以平时俩人并没什么联系,这回为了救出塞吗,范俊丽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这个色鬼老同学帮忙。

  鞠彪见是自己的梦中情人来了,急忙让座倒水,殷勤百倍。范俊丽本来看见鞠彪就想呕吐,但这回自己有事来求人家,只好硬挤出些许笑容来极不自然地堆在脸上,假装跟鞠彪打着哈哈。鞠彪哪管这些,他见自己的梦中情人自己送上门来,以为要有一段销魂的故事发生了,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。东拉西扯聊了一会儿,范俊丽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。鞠彪听罢范俊丽的讲述,连说小事小事,不过嘛……。对鞠彪打的小埋伏范俊丽心知肚明,她一边应付着鞠彪一边脑子里快速盘算着应对的办法,最后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,她决定先稳住鞠彪,把塞吗先救出来再说。范俊丽掩饰住恶心的表情,对鞠彪抛了个生硬的媚眼,然后装出柔情脉脉的语调说:“老同学,只要先把人放了,其他一切有什么不好说的嘛……”鞠彪一看这情景,再看看范俊丽微微颤动的某些部位,立马拍桌子决定放人。

  其实鞠彪也不敢轻易放人的,因为最近上面查得很紧,一旦出了什么事,他对上面也没法交代。他瞒过范俊丽先给塞吗办了个假释,想先得了手,再想办法慢慢解决这事。可是他不知道,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范俊丽来之前为了以防万一,早已安排李德彪找了几个兄弟去给关押塞吗的警察打点,并且约定好了,只要塞吗一出警察署的大门,李德彪就带人来接应范俊丽。

  鞠彪差人给塞吗办了手续,关押塞吗的警察倒更痛快,还破例开着警车把塞吗送出了警察署的大门,李德彪见塞吗人已经出来急忙给范俊丽的手机发了个无字短信。范俊丽看到短信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于是她又开始跟鞠彪打哈哈,她心里其实在盼着丈夫尽快赶来,毕竟这里是鞠彪的地盘,万一这个家伙耍横来硬的,也真是不好逃脱。范俊丽假装柔情百媚地跟鞠彪叙旧,鞠彪认定这回是肉在锅里了,虽然心里早已奇痒难耐了,但也不着急下手,五啊六啊的对范俊丽调笑。

  过了不多一会儿,鞠彪的门被一伙人砰的一声撞开,只见李德彪气势汹汹地闯进来,到了范俊丽的身边劈脸就是一巴掌,见这阵势,鞠彪一时呆住了,李德彪一手抓住范俊丽的头发,老鹰抓小鸡一样提溜起来,拽着就走,一边走一边还破口大骂:“你个死娘们,又给老子在外面惹事,你还嫌老子头上不够绿啊?”一帮人也帮着李德彪推搡着,拥出门去。鞠彪眼睁睁看着这伙人进来又出去,还没有一分钟。好事泡汤了,不过鞠彪庆幸自己躲过一劫,万一要是被这伙人捉奸在床,那功名利禄可就都完蛋了,要是再被暴打一顿,说不定还落个终身残疾啥的。

  一出警察署的大门,李德彪赶紧松开范俊丽,虽然刚才是假装用力,但他还是唯恐伤着了老婆。范俊丽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,一边笑着对李德彪说:“老公啊,你刚才把你老婆骂得可够狠的嘛……”李德彪不好意思地连忙陪不是:“老婆,那不是情非得已嘛,如果我不那样,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把你从狼口里救出来,万一救不出你来,那岂不是真的带了绿帽子了?”范俊丽使劲捶了一下李德彪的肩头,继续笑着说:“你个老不死的,人都出来了,你还说风凉话?小心哪天真的给你头上整点儿绿。”众人听着两口子斗嘴,都开怀大笑起来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